背信弃义的双鱼座人
  • 2011-05-18

    离魂

    牡丹亭的离魂一折看过多次了,其中不乏老艺术家的现场或视频,但今天沈小姐的离魂我是第一次看动情了。为什么?是沈小姐大大的进步了?(她倒的确是一直在进步的)还是以前的老艺术家不够好?我思前想后,觉得关键在于座位的位置上。

    以前都是坐楼下的,感觉和戏台上的平起平坐,这样的角度是容易入戏的,大可以把自己当做戏中的一员自伤身世。但离魂这个折子,情感太超凡,太不可理喻,于是你时时想入戏,但总时时跑到戏外去了。

    今天看离魂坐的是三楼。三楼是俯视的——这个视角阻碍观众入戏,它是造物主的视角,同情者的视角,大命运的视角,最无可奈何的视角,在这个视角里你高出演员好多,像是在云端看着他们期期艾艾伤春悲秋,你的同情也是自上而下的,没有必须入戏的压力。你可以整场都在戏外,可常常突然听到两句道白,就被攥住了。

    离魂讲杜丽娘就要死了,死前安排后事,说自己的画像要怎么裱,死了以后要葬在哪里,又拜别自己的母亲,感谢她的养育之恩。这让我有种什么感觉呢?我感到她是很无奈的,看似有条有理地安排着自己的事情,但对于最重要的爱与不爱,生与死这个事情,她是不能安排的。

    我们说一个人爱另一个人爱到什么程度,常常说可以爱到死,爱到为别人死,爱到自杀。这都是意志在自我规划,自我塑造,这种痴情者心中是有一个理想的模仿对象的,他们往往是处在一种自恋的排练中的。

    杜丽娘不一样。她年轻、漂亮、前途光明,她甚至说我要是死了谁知道西蜀有过我这么美丽的姑娘呢。她是不想死的,她只是无法活下去。对于自己将要死去这件事,她是很遗憾的,无可奈何的。

    这种要夺人性命的爱情,像致命的疾病一样找上了她,硬生生把她从生活里拉出来。她像希腊神话中德墨忒尔被哈迪斯掳去的女儿一样,除了不舍地向母亲道别外没有任何办法。她的体质对爱情那么没有抵抗力,爱情不用逼她做选择,她早就别无选择了。

    这种被动的、身不由己到和死亡挂钩的爱,是我见过最痴的。但话又说回来,如果没有痴,爱也不叫爱了。

  • 2011-04-16

    非此非彼

    尼采说:“原子乃是灵魂概念的最后后裔。”

    分析哲学看似是要砍掉形而上学,实际上和形而上学追求的是一个东西:他们试图说服自己,“在某个地方必定有‘一物’,活动是由此出发的”。

    彼岸是一个关于确定性的谎言。然而此岸比这个乌托邦的彼岸离我们还要远一百倍。

    人不是在此岸遥望彼岸的,他们对彼岸的知识了解得多得多,而此岸几乎从未进入他们的意识中。他们并不考虑自己身在何处,他们是在limbo中构想自己的彼岸,以至把彼岸误认为此岸(彼岸就像一个自以为是的精简版)。

    此岸是什么呢?它绝不是神秘的,用纯洁来形容它是对它的玷污。它始于人放弃因果、逻辑和整编(也即放弃安全),但不因此放弃判断、价值……

    道德是易变的,而易变的东西并非没有价值,就连价值本身也是如此……

  • 2011-04-08

    征兆

    像郑佩佩这样的演员,因为老了以后依然活跃在银幕上扮演各种老妇角色,于是她的衰败形象不免在晚生者眼中过于根深蒂固。

    以至于当回过头去看她年轻时的影片,虽然惊叹于彼时的妩媚娇俏、青春逼人,但仍不由自主、却准确无疑地在她脸上把握住一种速朽的征兆,好像只要在这里添几条皱褶、那里加两道法令纹,尽管只是极细微的调整,却能把一个少女活生生变成老妪。

    这种少女的“老相”在回顾中,是多么令人唏嘘又致命啊。

  • 2011-03-29

    今日笑话

    今天去看了个自由即兴演出,碰到了junky。

    他说他在找地方租房子,租一个月,因为家里装修。

    噪音王说:“我需要静一静。”

  • 昨晚和妈妈一起在电视上看了王晶导演、张柏芝、任贤齐主演的《绝种好男人》。

    影片最后,任贤齐追张柏芝追到地铁站里,他们隔着一条列车铁轨,任贤齐向张柏芝道歉,求她原谅。

    张柏芝就说:“我现在不能相信你说的话,你做件事情来让我相信吧。”

    于是任贤齐就隔着铁轨对她唱起了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之后两个人跑到下面的检票口相聚,大团圆结局。

    看完这个片子,我就跟妈妈说,太奇怪了,隔着列车铁轨那么带有强烈暗示性的场景,任贤齐居然没有翻下铁轨跑到对面,而是选择唱歌。如果我是张柏芝,大概不会感动,只会失望吧。

    我妈说,是哦,还是太理性了点啊。

    缪赛说过,“爱超越理智是唯一的真理。”现实中有很多限制,人们就算想做点疯狂的事,往往也会束手束脚——比如我最近的想法是在小巷里敲晕一个黄牛抢了他的票去看bob dylan。个么至少电影里胆子大一点好哇?对我来说,浪漫电影应该成为现实中英雄梦想的表率。电影和生活总是保持着一百比八十的比率,同步膨胀,同步萎缩。电影中的人翻铁轨,现实中的人也许可以唱歌;可连电影中的人都只会唱歌了,现实中的人还能干什么呢?大概连喊话都觉得丢脸了。

    《盗梦空间》里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是,既然做梦,就做大点。要是做梦都做不大,现实是只好缩水的了。